找回密码
 立即注册

江苏句容华阳镇上的古人说的是什么方言?

马上注册/登陆,看清晰大图,享用更多功能

您需要 登录 才可以下载或查看,没有帐号?立即注册

x

这可是个实在无从稽考的难题,别说我了,就连语言学专家也不一定解释得清。

不过我想,他们说的话可能介于吴方言和江淮次方言之间,“时髦”的官员、商贾、书生们,说的话就近似于南京话,普通的老百姓说的话,就更接近于东昌话或白兔话。

我曾有个师付,是葛村人,他说的话常带有吴方言,如将“我”说成“我伲”等。由此推断,华阳镇的古人,基本上是以吴方言为主。

南京其实也在吴方言区,可是由于种种原因,语言全串了味儿。

一、 三国时,孙权从武昌迁都至南京,南京的吴方言第一次受到了湖北腔的冲击。赤乌三年,孙权命三万外地人来句容发掘破岗渎,这些人对句容正宗的吴方言来说,不能说不是一个威胁。

二、东晋初年,皇室成员携百姓大量南迁,居住于龙潭一带,后有钱人迁往南京,没钱人留在了当地。他们的北方方言,形成了南京土话的雏形。

三、北宋末,皇室南迁,经下蜀至杭州,中原的百姓也随之沿途定居,其中不少人来到句容,这也在一定程度上改变了句容的方言。

四、“长毛”对句容的破坏,使华阳镇的方言“全军覆没”。

华阳镇自古一直是京郊首县,康熙年间,江南文人的乡试(省级考试)就设在句容。句容得接待来自江苏和安徽的考生。如果当地人的话艰涩难懂,肯定不能适应,于是生意人、官员、文人们都得学会不地道的京腔,以免受到嘲笑或便于赚钱。

华阳县是县府,县官是由朝廷委任的,全得是外地人。外地来的官员当然不能只会说本家乡的土话,必须学些当时的普通话。他的下属当然也不能只用句容的土话和他应酬,也得学用官腔。而县府里使用的语言也就是当地最时髦的语言了,想当官的、想经商的、想读书的,全都得学。

不过,华阳镇上最多的还是老百姓,他们依然说句容的土话,直说到“长毛”来之后。

“长毛”以广西人居多,他们不可能听得懂句容的土话,听不懂时就会恼,就会杀人。

相反,清军以北方人和中原人居多,也听不懂句容的土话,听得不懂时,也会恼,也会杀人。

华阳镇的土话可能就这么渐渐消亡了。

  是不是也要考虑另外一些个因素。

  历史上,人群的互动,往往是以水系为途径的,因为舟船是最普通的交通工具。东昌、白兔处太湖水系,吴方言自然会成为主要的交流语言。东乡而外,基本上处秦淮水系,江淮方言成为主要交流方言也是不奇怪的。

  从县治沿革上来说,句容宋以来属金陵辖县,古句容与江宁、上元(现南京中、北部城区)等地人群交流应当是比较频繁的。而当时的镇江传统上管辖云阳(丹阳)以及面向浙江方向的一些地区,东昌、白兔等部分乡里因地缘因素较多地持吴方言也就不奇怪了。

  因此,即使当时句容其他乡村的人因战乱原因迁徙了,也不能说东昌、白兔方言就是主流意义上的“真正的句容方言”,说它是当时句容方言的一个支流倒是可能的,但主流方言绝不是此。

  况且,长毛造反时期,不少句容人是迁徙了,但从无证据表明句容原住民大部分都迁徙了,也没有比较确切的屠城记载。就常理上看,能够出走的往往是有钱的富户,穷人是走不掉的。这从日军侵华时期,“跑反”的事例就可看出来。

  事实上,即使在改革开放初期,老县城人说的话(姑且算作句容官话)也是与相邻乡镇的语言有一定区别的。这是几种次次方言(不好意思,生造了一个词)在一个次方言区块内融合的结果。而这种融合尽管也包括了“东乡累(里)”方言的成份,但采集的比例又是很小的。


来源:https://www.toutiao.com/a6867648589749813772/
免责声明:以上内容为系统自动生成,如果发现不合适之处,请联系我们,我们会及时处理,谢谢合作!
回复

使用道具 举报

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| 立即注册
  • 0 关注
  • 0 粉丝
  • 76 帖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