找回密码
 立即注册

句容郡王与王府巷考析

Prince.zeng 2020-1-19 11:00:46 来自手机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

马上注册/登陆,看清晰大图,享用更多功能

您需要 登录 才可以下载或查看,没有帐号?立即注册

x
句容郡王与王府巷考析


很多老句容人都知道城内曾经有个王府巷,但具体位置却语焉不详,王府巷的来历也有两种说法,一说在建设路立新村张家大院附近,太平天国守王方海宗将义台张氏建筑群改做王府,于是有了王府巷;二说在建设路北的轿巷附近,因元代加封绰和尔为句容郡王,王府巷因此得名。
     句容学者陈相臣先生曾撰文《华阳镇及街巷取名来历》,陈先生认为:建设路中段北面的轿巷、马槽巷区域曾是句容郡王府邸,轿巷因王府放轿子而得名,马槽巷为王府马厩得名,另有柴巷相传为王府堆放柴草的地方。陈相臣先生考证完全有道理,只是文中漏掉了王府巷。《乾隆句容县志》记载:“王府巷在升仙里东”,因为乾隆朝早于方海宗所处年代,这样就排除王府巷与守王府的关联,根据文献记载,早于清代的只元代封有句容郡王,王府巷的由来可以确定为句容郡王府邸。
     要搞清王府巷的位置,首先要确定升仙里在哪儿?《弘治句容县志》“升仙街牌坊在县治大街马草巷口”,“南堂巷在升仙里”的记载,由此得出结论,升仙里为一个片区,相当于现在社区,在南堂巷(今中医院身底下,马槽巷、轿巷有延伸段)、马槽(草)巷范围,升仙街是区域内一个街道,王府巷在区域东。据老年人回忆:民国时期还有王府巷称呼,具体位置在今中医院东,马槽巷旧民居内,呈东西走向。
     地方文献中,关于句容郡王的记载非常少,葛村虬山冲一个传说的“娘娘坟”,文革时期红卫兵给扒了,事件过后,引起了一些学者的重视,句容郡王的家史才初步被揭开。
     虬山冲有个百里村,相传乾隆皇帝到此来微服私访,路上口渴,遇到一位姑娘留他在家小息,并烧了壶开水,为他解渴,还将绣花手绢给他擦手。乾隆回宫念念不忘,派人打听,谁知道这位姑娘因邂逅陌生男人,被嫂子诽谤而自尽。乾隆闻听震怒,下令杀尽方圆一百里。于是,兵丁由溧水沿途杀来,主将官不忍滥杀,杀到百里村,就向上汇报说已杀到百里。这才平息了乾隆皇帝的怒火。之后乾隆厚葬了这位姑娘,姑娘的坟后人便称作娘娘坟。娘娘坟遗址在百里村南的北山村,原来这里属句容,后划归溧水。文革之初,红卫兵将坟捣毁,墓碑砸碎丢入一涵洞。1984年12月,镇江市博物馆专家汇同溧水文博人员前来察看,墓碑起出拼对,碑文显示,不是什么村姑娘娘,是句容郡王(正一品)图图尔哈(《元史》译为土土哈,)的第五子,容国公(正二品)特穆尔布哈与及夫人墓。碑青石呈长方形,高两米,宽一米二,碑上竖刻“银青荣禄大夫大司徒上柱国容国公容国夫人之茔”,分3行,每行7字,曾有碑头,相传墓前有石兽,但早年失落。据《弘治句容县志》记载,碑文为元代学者虞集(1272---1348)作撰,专家考证,容国公特穆尔布哈,或译帖木儿普化,容国夫人于阗氏名萨法礼或译萨法喇,《四库全书》收录有《故贞节赠容国夫人赞布凌氏碑铭》,原来容国夫人又译作“赞布凌”。《四库全书》载有虞集的《句容郡王世绩碑》,柯劭忞(清)撰《新元史》,这些文献为研究元代句容郡王的家史,提供了资料。
       句容郡王图图尔哈(清.《续通志》译作绰和尔),是元代开国功臣,祖上为欧亚交界处乌拉尔河与黑海北部的突厥游牧部落,图图尔哈跟随忽必烈打过许多仗,因作战勇猛,大德元年(1297年)正月,拜银青荣禄大夫、上柱国、同知枢密院事、钦察亲军都指挥使,封句容郡王。至顺二年(1331年)由郡王被追赠为升王,追赠其祖父忽鲁速蛮、父班都察为句容郡王,以疾卒,年六十一。子八人,分别是:塔察儿,太不花,床兀儿(也译作成格勒),别里不花,特穆尔布哈,欢差,岳里帖木儿,断古鲁班。
     元初于句容(223户)、溧水(239户)设图图尔哈户,由特穆尔布哈管领这些户赋。《元史》有关于三子床兀儿的记载,床兀儿是元代著名将领,战功显赫,大德元年(1297年)袭父职,至大二年(1309年)入朝,由容国公加封句容郡王,改授金印,至治二年(1322年)卒,年六十三。后进封扬王。床兀儿生子七人,由六子答里袭封句容郡王,明-陈邦瞻《元史纪事》末卷三,将答里译作达兰达哩,并记:顺帝至元元年(1335年)六月,句容郡王达兰达哩与侄子腾吉斯,不满右丞相巴延独秉政,蓄谋欲废掉元顺帝,事败被诛。自此句容郡王家族败落。
     《弘治句容县志》卷五-节妇篇与马祖常撰《故贞节赠容国夫人赞布凌氏碑铭》,载有容国夫人于阗氏的事迹,大德丙午(1306年)特穆尔布哈在溧水去世,夫人年二十九岁,哭泣、丧服葬具有法,持家守节二十六年,去世后与丈夫合葬于上容乡仇(虬)山之阳。这里是郡王家族图图尔哈户的核心区。
       明初,朱元璋下令,汉人区的蒙族一列汉化,即:必须取汉人姓,本族之间禁止通婚。由于政治因素,明《弘治句容县志》没有王府巷一载,轿巷称为废巷,可能于句容郡王府废敝有关。郡王府旧址在明代有两个非常有名的牌坊,一是“仙宾坊,在马草(槽)巷东南,相传茅君每年十二月二日,驾白鹤于此”,二是“李春芳状元牌坊在轿巷口”。轿巷附近曾有石刻牌坊的残段,为汉白玉材质,一面雕有官员上马图,前有侍卫手捧印盒,后有侍卫持云罗伞盖。另一面雕有官员端坐大堂,桌案饰仙鹤图案,左右各有侍者。石雕具有明代风格,许是李春芳状元牌坊构件。
     清初的孝庄皇太后为蒙族,清庭为巩固统治力量,宣扬满蒙为一家,因为时代决定,清代纂修的句容县志,于是就有了王府巷,废巷也改作轿巷。太平天国战乱,句容城半是瓦砾,王府巷应在这一时期消失。再一种可能,就是王府巷距方海宗守王府较近,清庭忌讳,唯恐百姓滋生怀旧,因此取缔了巷名。
1985年春,房家坝村民挖渔塘时,挖出三件稀世元代青花瓷器,一件盖罐,两件是梅瓶,瓷器上饰有的规格极高的云龙图案,证明使用者的身份也相当得高,青花瓷绘画具有元后期的风格,窖藏三件国宝的龙形纹饰与制作年代,与句容郡王家族背景高度吻合,极可能是末代郡王被诛杀,有人匆忙带出而埋入土中。
回复

使用道具 举报

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| 立即注册