找回密码
 立即注册

句容的千华派“吞”掉了北京的愍宗派

马上注册/登陆,看清晰大图,享用更多功能

您需要 登录 才可以下载或查看,没有帐号?立即注册

x

提起北京的法源寺,真可谓无僧不知,它是首都城内现存的、历史最悠久的一座寺院,如今不但是中国佛学院与中国佛教图书文物馆的所在地,也是世界佛教文化的研究中心之一。

  唐贞观十九年(645年),唐太宗诏令在幽州(今之北京)城内建寺,悼念东征高句丽战争中阵亡的将士。万岁通天元年(696年),佛寺建成,武则天赐名为愍忠寺。

  安史之乱时,安禄山、史思明先后在寺内东南角和西南角造塔立碑,寺院一度改名为顺天寺。中和二年(882年)全寺毁于火灾,景福初年该寺重建。辽清宁三年(1057年)幽州地震,愍忠寺几乎完全被毁,咸雍六年(1070年)进行了修复。

  金代时,该寺曾经是女真人的进士考场,宋钦宗被掳后在寺中囚禁过一段时间。元末明初寺院毁于战火,明正统二年(1437年)重建后更名为崇福寺。清雍正十二年(1734年)进行大修,钦定为专司戒事的皇家律宗寺院,赐名为法源寺。乾隆四十三年(1778年)至四十五年(1780年)又有过较大修整,乾隆帝亲临御题“法海真源”匾额。

  若要说法源寺与宝华山的“瓜葛”,还得从南山律宗传人古心的二弟子大会永海讲起。

  明万历年初,大会永海从五台山来到北京城传戒,由于他的名气很大,慈圣太后特请他住持愍忠寺,明神宗还赐其紫衣袈裟,以敕封其的“讲经大德”。从此,愍忠寺成为华北弘扬戒律的重要寺院,形成了“愍宗系”的律宗传承。

  提起慈圣太后,她可是句容宝华山的“恩母”哟!当年,是她带头赐金二千两,助妙峰大和尚建造了三座铜殿,又是她亲自恩准将其中的一座铜殿建在了句容的宝华山!可以这么说,宝华山要是没有慈圣太后的一再帮助,也许至今依然是一座极普通的柴草山而已。

  宝华山的时来运转,是在雍正十二年(1734)春,是年,朝廷在大修愍忠寺,并将之改名为“法源寺”后,又特地将宝华山七世祖文海福聚召入京来,命他在法源寺内开三坛大戒!

  文海福聚来此,可不是普通的授戒哟,而是奉诏开三坛皇戒!消息传开之后,引来四方乞戒者高达一千八百余人!

  此后,尽管雍正皇帝一再希望文海福聚在法源寺当住持,但是文海福聚还是执意要回宝华山,只肯留下了弟子明实执掌法源寺。

  细心的人一定会问:法源寺不是愍宗系的“老巢”嘛,怎么让宝华山的千华系给并吞掉了?

  是啊,由于这是雍正皇帝亲自下的圣旨,谁敢不从、谁敢不遵呢?尽管愍忠寺内的高层僧人可能有一千个不情愿,但也只能将“打落的牙齿往肚里吞”,谁让此和尚远远不如彼和尚呢?

  就这样,法源寺的律宗传承,一夜之间就从“愍宗系”转变为“千华系”了。

  要说愍宗系的住持很无能,也很冤枉,因为在他们的努力下,南山律宗在北方的发展并没有停止,北京的广济寺、龙潭寺和岫云寺,就都被有关僧人改造成了姓“愍”。然而,愍忠寺这座愍宗系的大本营,却因为没能出现超过文海福聚的著名律师,而全面失守。愍忠寺内的僧众,有的归顺了千华派,还有的去了广济寺、龙潭寺或岫云寺。尽管坚持姓“愍”的僧人们还想“负隅顽抗”,但是由于缺乏权威的大律师从中挑头,最后则不了了之。其中有的“愍”系弟子,只好利用编集《律宗灯谱》的机会,在卷八之卷末的注释之中,用“春秋笔法”发了几句“牢骚”——

  京都愍忠寺诸律师,其法嗣出自某某,今多不可考。姑依其先后继席,分为世次,以补于谱末,俟核实再以其法嗣逐代叙入。

  愍忠寺的诸律师,难道真的连自己的师父姓“愍”还是姓“千华”都不知道?写注释的这位僧人显然是“揣着明白装糊涂”。法源寺自宝华山的文海福聚来此开过皇戒之后,全都由千华派的僧人当了家,寺里的僧人还能再姓“愍”吗?这是个连门外汉都能用脚趾头想出来的答案。

  此外再说一说南山律宗的“圣光系(派)”。

  万历十一年(1613),明神宗特赐宝华山一世祖三昧和尚的师父如馨古心紫衣、钵和锡杖,诏请他在五台山的永明寺建龙华大会,传授千佛大戒,从此南山律宗便出现了“圣光系”。

  永明寺是五台山规模最大、历史最悠久的寺院,它与洛阳的白马寺同为中国最早的寺庙。该寺始建于东汉永平年间(公元69年),初名大孚灵鹫寺。北魏孝文帝时扩建,唐代重修,并更名"大华严寺"。明初重建,太祖赐额 "大显通寺";明成祖赐名"大吉祥显通寺",明神宗再赐"大护国圣光永明寺",简称永明寺。清时,康熙皇帝 又将永明寺更名为显通寺。

  五台山的显通寺与宝华山的隆昌寺一样,也建有一座铜殿。此铜殿铸于明万历三十八年(公元1610年),共用铜10万斤,是中国国内保存最好的铜殿之一。明神宗肯诏请如馨古心在这样的一所大寺庙里放大戒,也是自嘉靖四十五年(1566)诏禁僧尼戒坛传戒以来,朝廷特地为他收回的禁令,从此为明末律学的中兴带来了重要契机。

  如馨古心奉明神宗之旨在永明寺放过千佛大戒之后,就将永明寺交给了第六个弟子澄芳远清,自已则来到南京的古林庵。澄芳远清也很努力,在那里创立了南山律宗的“圣光系”。圣光系与愍宗系一样,都是南山律宗的“正统嫡传”,底牌都比宝华山的千华系“硬铮”。

  打个不太恰当的比方:显通寺是如馨古心新获得的“巨额家产”,然后亲自将它转赠给了六弟子澄芳远清,只能说明这对师徒的关系非同寻常;北京的愍忠寺是明朝的慈圣太后“赠”给大会永海的,而大会永海是如馨古心的大弟子,这一身份对只能自称“师弟”的寂光三昧来说,也无法与之抗衡。

  但是,历史总会有出人意料之处。

  星移斗转,宝华山在三昧和见月师徒的努力下,传戒的声誉越来越超过圣光系和愍宗系,就连远在京城的康熙皇帝都知道了。康熙四十二年(1702),康熙特地御书宝华山“慧居寺”额,将隆昌寺改名为“慧居寺”。

  康熙皇帝为什么要将五台山的永明寺恢复为显通寺?又为什么要将句容宝华山的隆昌寺更名为慧居寺?史书上并没有说明其中的缘由,但我认为,这是他想抹掉前朝皇帝器重这两家律门寺院的痕迹。

  据闽南师范大学闽南文化研究院讲师、哲学博士马海燕先生(女士)在其所著的《论〈律门祖庭汇志〉的史料问题、宗派意识及其影响》一文中说,“乾隆二年(1737),福聚奏请将如馨古心、寂光三昧、见月读体的著述编入大藏,从而真正确立宝华山的南山律宗正统地位”。但是我在《宝华山志》中,并没有找到文海福聚将如馨古心的著述编入《大藏经》的记载,该山志中只记有文海福聚将寂光三昧(宝华山一世祖)、读体见月(二世祖)、德基定庵(三世祖)的著述编入《大藏经》的史实。

   我不知道马海燕先生(女士)有关文海福聚将如馨古心著述编入《大藏经》的史料源出何处。

  另外,从《宝华山志》对如馨古心既不冷又不热的态度来看,文海福聚似乎不会这么做。因为《宝华山志》就是他所编撰的,这么重大的事,他绝对不会疏漏。 


来源:https://www.toutiao.com/a6941280689543266852/
免责声明:以上内容为系统自动生成,如果发现不合适之处,请联系我们,我们会及时处理,谢谢合作!
回复

使用道具 举报

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| 立即注册