找回密码
 立即注册

南京古林寺与句容宝华山为何“反目成仇”

马上注册/登陆,看清晰大图,享用更多功能

您需要 登录 才可以下载或查看,没有帐号?立即注册

x

闽南师范大学闽南文化研究院讲师、哲学博士马海燕先生(女士),曾经在《佛学研究》上发表了《论〈律门祖庭汇志〉的史料问题、宗派意识及其影响》一文,让我们大略了解到宝华山与南京古林寺、天隆寺“不来哉”的历史原因。现摘录如下——  古林律寺原址在南京城西之凤山(古称马鞍山),初名观音庵,宋淳熙年间改称古林庵,灯火相传至明末,古心律祖驻锡其间,大宏戒律,中兴南山律宗,每岁春冬两期依律传戒,古林寺因此而被奉为“中兴戒律第一祖庭” ,历代高僧辈出,清乾隆二十四年(1759年),赐额“古林律寺”。近代以来,古林寺屡遭兵火损毁,始终得不到很好的恢复,故而声名欲坠。清末,辅仁老和尚崛起,继主古林寺第十七代法席,历经千磨万折,修复寺宇,再行传戒祖道,克振宗风,古林寺又大盛于世。辅仁善于文笔,为扬祖德,多番收集历代佛教史料,编纂《金陵马鞍山古林律寺祖庭汇志》(又名《律门祖庭汇志》),详述律宗传承、古林寺祖师事迹,以及辨析佛教史之谬误,考证天下律宗法系渊源,批驳宝华山隆昌寺数典忘祖。因此,《金陵马鞍山古林律寺祖庭汇志》不但是一部关于南京的佛寺志,更是一部在民国佛教界具有影响的史乘。   辅仁(1862—1929年),法名仁友,号惠奄,江苏东台人,俗姓陈,生而颖悟,幼年时即悟世法无常,遂投溱潼镇之北禅院出家。光绪初,受戒于宝华山,并于山中专研戒律。嗣后,辅仁赴南京古林寺参学,东山老和尚见而爱之,付以律法。辅仁住持以来,奔走各方,经营土木,重建殿宇,“按照土中检得之明崇祯碑及清乾隆、嘉庆等碑所载事迹而恢复之”,使天下后世人咸知古林寺为中兴律门之第一祖庭。光绪二十六年(1900年)九月初八日,忽雷电交作,寺后山凹处火药库起火爆炸,方圆十里,如大地震,古林寺亦遭轰毁,僧人伤亡,佛像露坐,其状惨不忍睹。辅仁一面抚集僧众,一面撰文以上报官府,恳求给资抚恤。前两江总督刘坤一批示,命江藩司会同支应局筹给银五百两。提督杨统帅自发带领麾下兵卒,清挖地基,以及搬运材料,约束闲人,禁止践踏。但寺宇毁坏严重,“总计兴复非数万金不可,而赤手空拳,徒持库颁数百金,茫无畔岸”。辅仁率众,“先行兴工,竭力经营,昼则跣足从事,夜则巡逻达旦,目不交睫,昼夜辛勤,枯槁黎黑,无复人形。见者骇然,善心概发”。支应局郭方伯首创券捐,善男信女纷纷捐款倡助,先举正殿,又陆续复建房屋。另外,商务局、火药局、江藩司等地方官员亦大力帮助,不足三年,即逐渐恢复旧观,于光绪二十八年(1902年)落成,建成牌楼、山门、韦驮殿、大雄宝殿、法堂、钟板堂、西板堂、藏经楼、祖堂、客堂、大悲楼、万寿戒坛、云深丈室、衣钵寮、功德堂、爱道堂、云水堂、库房、诸职事僧寮等,皆依山构筑,比以前更加崇高深邃。   古林寺经过辅仁和尚的竭力建设,“殿宇重辉,倍增雄壮。经楼戒坛,愈形美观。日饭僧众,常逾百余”。当时古林寺与香林寺、毗卢寺并称“南京三大寺”。光绪二十八年(1902年)底,恢复了春冬两期传戒,“(古林寺)自明季迄国朝咸丰癸丑以前,每岁春冬传戒,历三百年之永,法乳相承,未尝或辍……戒律为兵燹后未传受者,今则从壬寅之冬,开坛传戒,恪承祖规,永远遵行矣”。每至古林戒期,四路清众,以及来求戒者,争先恐后,而叹服辅公中兴南山祖庭,功德无量。”朝廷并特颁《龙藏》,可见古林寺在辅仁的极力营建和整饬化导之下,又一次站立起来,成为全国性的名山律刹。    光绪二十八年(1902年),南京古林寺重建竣工之际,辅仁编撰、刊印了《古林中兴律祖事迹考》一卷,以详述古林寺第一代古心律祖生平事迹为主题,歌颂其德,以教来者。并在书中普告十方,古林寺自当年起,依祖规每年春冬传戒,“遇有成就,另出报单”。三年后,辅仁又在该书的基础上,辑成《金陵马鞍山古林律寺祖庭汇志》(又名《律门祖庭汇志》)。“律门”即指律宗,而古心为中国佛教律宗的中兴始祖,开创古林寺,为今日所有律宗法系之根源,故名“律门祖庭”。  辅仁撰述《金陵马鞍山古林律寺祖庭汇志》的初衷以及书的主要内容,有以下几点:一、此书专为古心律祖而辑,以阐扬先代祖师宏法事迹为主要目的。因古林寺祖师多高僧宿德,而其弟子皆不志其功绩及源流。辅仁住持后,以阐扬先烈为己任,编成《金陵马鞍山古林律寺祖庭汇志》一书,也是古林寺历史上第一部正式出版的志书;二、纠正误说,考证渊源,使天下悉知佛教律宗戒法之由来,亦可使后人皆知古林寺为佛教律宗之祖庭,达到正本溯源的目的;三、辨析佛教宗派之失检,教佛门弟子谨记饮水思源之理。宝华山为律宗著名道场,但其追根穷源,实乃古林寺之子孙门人,为古林法系之分支。但宝华山僧人在《南山宗统》等书中,歪曲历史,冒名袭宠,妄称律宗祖庭。辅仁则以大量史料为证明,纠正了《南山宗统》中的错误说法,揭穿了宝华山僧人的种种谬论,还律宗传播史以本来面目;第四,辅仁在书中除了叙述古林寺祖师的事迹外,还汇集了历代佛教名山寺志中关于古心及古林寺的评价,进一步证明了南京古林寺在佛教中不可替代的重要地位。    从马海燕所撰写的以上这段文字中,我们已经看出,南京古林寺与句容宝华山不但“不来哉”,甚至还到了“反目为仇”的地步,原来它们是在争执谁才是律宗的“龙头老大”!  从我所知道的、现有的史料来分析,南京古林寺的辅仁和尚是因为读了宝华山人所写的《南山宗统》一书而强烈不滿,从而另行撰述了《金陵马鞍山古林律寺祖庭汇志》一书,以“正本清源”。  下面我先领大家来看看《南山宗统》是一本什么样的书。  《南山宗统》是由宝华山的第七世祖文海福聚(1686-1765)大律师所编撰的,此后,随着时代的推移,他的徒子徒孙们又进行了增补。该书总计十卷,卷一叙述的是“律源”,主要说的是七佛与西天六祖的事迹;卷二叙述的是“宗本”,主要说的是东土二十一祖的事迹,从昙无德尊者一直说到宝华山一世祖、三昧寂光的师父、南京古林寺的古心如馨;卷三是“传南山宗”(关于这一引起古林寺强烈反弹的话题,我将另行详叙);卷四专述的是宝华山所传承的“千华(派)灯谱世系”。卷五至卷十,分别记叙了千华派九代相承的传承世系及部分人物传记。  从《南山宗统》的卷三中我们可以得知,当年古心如馨的弟子,除了三昧寂光在宝华山创立了千华系(派)之外,另有三个弟子还创造或传承出愍宗系(派)、圣光系(派)和古林系(派)。  愍宗派由古心的二弟子大会永海所创,“根据地”在北京的愍忠寺;圣光派由六弟子澄芳远清所创,“根据地”在太原五台山的永明寺;古林派由十一弟子隐微性理所传承,“根据地”在南京的古林寺。但不容争辩的史实是,这三派都远远不及宝华山的千华派,因为千华派在宝华山二世祖见月读体的率领下,已经形成了全国弘戒、传戒的权威,他的弟子竟高达68位。  大家并不知道,宝华山在五世祖和六世祖当家时,一度也呈现出劣势,据说当时国内的律学中心已从宝华山移至扬州,直至六世祖上台后,才奋力挽回一定的颓势。天幸到了七世祖文海福聚主持宝华山时,他终于再振南山祖道,弟子竟比二世祖收的还多,一下子竟高达83人!与此同时,由于文海奉雍正皇帝之旨,至北京法源寺传戒,他的弟子理筠性言主持宝华山,天月性实弘律于法源寺,德增性贤入主扬州智珠寺,宝华山的律学传统再次振兴于大江南北。  顺便说一句,常州天宁寺自从清初被宝华山僧人香雪“改禅为律”后,也一直在坚持弘扬律宗,到雍正皇帝执政时,该寺律师天玉的弟子已有17人。只是常州的天宁寺后来又归于禅宗,连常州的官方也不再愿意涉及这一话题而已。因为常州对外一直宣称该市的天宁寺是中国禅宗的“四大丛林之一”,(其他“三大丛林”为镇江的金山寺、扬州的高旻寺、宁波的天童寺),自家既有“矛”,也就不能再说有“盾”了。


来源:https://www.toutiao.com/a6941280986160316958/
免责声明:以上内容为系统自动生成,如果发现不合适之处,请联系我们,我们会及时处理,谢谢合作!
回复

使用道具 举报

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| 立即注册