找回密码
 立即注册

急救站:与死神拼速度和天使比爱心

马上注册/登陆,看清晰大图,享用更多功能

您需要 登录 才可以下载或查看,没有帐号?立即注册

x

在这个世界上,没有哪一种比赛的激烈程度能与院前急救的生死一线相提并论,也没有哪一种比赛的紧张程度能与院前急救的争分夺秒相提并论,因为急救的路上,谁能扼住死神的咽喉,谁就能赢得生命的希望。

有一种人间幸事,是有人陪你共赴生死

一根细细的电话线,当它被赋予“120”这三个平凡的数字后,它搭建起的则是延续与保障生命的桥梁。一辆车,一名驾驶员,一名急救医生,一名急救护士,一名救护员,构成一支院前急救小组,他们的神经始终紧绷,随时等候调度员指派急救任务。

“喂,是120吗?快来救命!这里有人被钢筋扎伤了……”2017年7月15日14:13,一通求救电话响彻市120调度中心,我市某建筑工地有建筑工人不慎被钢筋刺中右下腹,血流不止。

情况十分危急!14:23,急救人员火速赶到现场,他们发现,患者情况不容乐观,插入患者体内的钢筋长近两米、直径约两公分,与地面垂直刺入患者右下腹约15公分。患者惨哼不断、全身大汗,伤口伴有大量出血,而钢筋不能贸然拔除,否则极易造成二次损伤发生大出血。

一人跪地半托住患者身体,一人为患者快速补液、吸氧、固定钢筋……急救人员密切监测患者的生命体征,包扎按压伤口减少患者出血,避免二次伤害。由于钢筋过长,消防队员截断一半的钢筋后,患者才得以脱身。此时,急救人员不敢拖延,立即将患者在担架上固定好并抬上急救车,与人民医院急诊科取得联系,开启绿色通道,通知做好抢救准备,将患者从死亡线上拉了回来。

意外,应该是急救人员见的最多的状况。车祸、心脏骤停、高坠……不管多血腥的现场,多紧急的情况,急救人员们总是“职责所在,使命必达”。他们习惯了与时间赛跑,在死神手中抢夺生命。

“对于死亡,接受起来总没那么容易”

在与死神赛跑的时候,并不是每次都那么幸运。死亡,是每个急救医生从医生涯中无法绕开的话题。

2016年8月的一个清晨,在华阳东路建设银行门口发生一起惨烈车祸,一辆父亲载着女儿的摩托车与一辆双桥货车发生碰撞,父女两人双双被压在车轮底下,血流一地。年仅18岁的女孩当场死亡,父亲身受重伤。

车祸发生后,急救医生王文星和同事迅速赶到现场施救,王文星回忆:“当时是我亲手把她从车子底下抬出来的,孩子满身是血,身体还是温热的,但已经停止了呼吸。”鲜活的生命转眼间消失,这让见惯了生死的急救医生们也心痛的泪流满面。“从大润发到人民医院只有几分钟的路程,我们一直为他们做心肺复苏,期待有奇迹发生。”即使事情过去几年,午夜梦回时,巨大的挫败感依然会掠过王文星的心头,“那个孩子,和我女儿一般大的年纪。”

“有时是治愈,常常是帮助,总是去安慰。”呼啸的救护车声由远及近,匆忙的脚步声混杂着担架车轮的滚动声,还有家属焦急的催促声,像这样的场景,急救医生乔斌每次当班都会遇见。

乔斌今年才28岁,但他从事急救工作4年了。2017年的一个深夜,乔斌出诊一位脑出血的安徽籍病人,“我们见到他时还能正常交流,把他从2楼抬下来时,他的脸色已经变得青紫,失去了意识。”乔斌心跳如擂鼓,强迫自己镇定下来,立即对病人进行抢救。汗水一滴滴的流下,眼镜更是顺着汗珠从鼻梁滑到了鼻尖,但是,乔斌却不敢用手去扶一下,生怕这扶眼镜的一瞬间就会左右患者的生、患者的死。

这次经历震撼了乔斌,即使病人最后转危为安,但乔斌心里的那种失落、震撼和无奈,也让他失眠了足足半个月,几年以后谈起来都无法释怀。

如今,乔斌已经是一名成熟的急救医生。他所在的团队交出了一份优异成绩单:2016年至2018年,120调度中心共接到有效呼救电话23193次,急救派车21756次,救治病人21881人;他们还数次在镇江市应急救护技能竞赛中获得团体和个人名次,以赛促学,提升技能水平。经年“跋涉”,“急救”这个词在急救人员的意识里从抽象变为具体,他们说:“在这场没有硝烟的战斗里,唯有苦练技艺,才有可能打赢这场战争。”

他们很普通,也很了不起

“每当在繁华的马路上,窄小的胡同里,拥挤的人流中,随着警笛的呼啸而过,我知道,远方一定有病弱的病人,焦急的家属在等着我们。不管你叫什么,多大年龄,来自哪里,救护你、把你平安送到医院的信念始终没有改变过。无论何时何地,只要你们需要,我们都在。”市120急救中心主任陈达庆在工作日志里写道。

8日下午1时,将一位低血糖老人送到医院后,急救护士朱润芬回到了急救中心。休息大厅内的灯光有些灰暗,几颗红色的喜糖散落在桌上,桌上残留着早已冰冷、没来得及吃完的剩饭。

“刚刚在救护车上,那位老爷爷醒来第一句话就是,我人怎么在车上了呢?”朱润芬一边放下救护用品,一边笑眯眯的和同事聊起刚刚急救的情形。“你不知道,老爷爷下车时,自己都能走了。”年轻的面庞掩饰不住雀跃的心情,朱润芬笑的眼睛弯弯。老人因糖尿病低血糖昏迷后,等朱润芬和同事赶到老人家中,为他推了高糖,喂了糖水,还没到医院,人就醒过来了,下车的时候人都能走动了。

朱润芬去洗了手,准备再扒几口饭。青菜因为热了好几次,都变黄了,朱润芬和同事还是吃的津津有味。“新娘子,你今天这饭吃的忒不讲究了!”同事张广显跟朱润芬开玩笑。原来这天早上,朱润芬与同是急救护士的丈夫朱传省刚刚领了结婚证。

也许是想着总算在这座城市有了爱人,有了家,也许是急救的那位老人溢满笑容的皱纹感染了她,新娘子朱润芬这顿热了又热的中饭,吃的心里格外甜滋滋。

穿上制服,心电图、静脉输液、气管插管、心肺复苏......他们无所不能;脱下制服,放下药箱,他们又变成了身边无数个“你我他”,努力工作,认真生活,享受人生百味。他们很普通,也很了不起。 周雪菲


来源:https://www.toutiao.com/a6732458139397931523/
免责声明:以上内容为系统自动生成,如果发现不合适之处,请联系我们,我们会及时处理,谢谢合作!
回复

使用道具 举报

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| 立即注册